2009年4月24日 星期五

新烤箱開箱文 ~ 香橙海綿蛋糕


烤箱買回來,讓它預熱,釋放新機裏面不好的氣體之後,我第一個做的蛋糕就是這個-香橙海綿。老實說這些日子,我三不五時都在研究究竟外面賣的布丁蛋糕做法。如果說想不努力在網上就能找到配方,那麽我只能說這個人:好傻,好天真。

怎麽說這個蛋糕在臺灣某些西餅店可是主打蛋糕,怎麽可能隨便上網就能找到配方呢?因此我只能一直研究,更改,加油,努力.....至今我還是不能做出跟外面一樣的味道,我只能繼續加油,努力。這股堅持不知道什麽會被磨光,我只能說我盡量......



今天要分享的故事沒有像昨天那麽長了。我昨天寫那篇,寫到不長不短的時候,我突然很後悔,因爲真的耗盡我的時間還有精力,但是其實我沒有寫得很難受,因爲我擅長寫這類的文章從初中開始就是這樣。

如果要我寫議論文,分數真的只能gam gam pass,如果是寫敘事文之類比較感性的内容,我可以到帖堂的地步,但是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現在我看書的數量真的少得可憐,一本書就算拿在手上,不知道一天有沒有看完5頁。

我覺得自己變得很悲慘,頭腦裏面的文庫耗盡的速度絕對比我吸進的速度還要快上10倍。

說了那麽多,我還要不要寫故事啊?

要!寫!寫文章也是我練習的一種方法,可能寫得沒有很優美,也可能寫的沒有那麽順暢,但是我只能說我盡力了,大家當作一般故事看,娛樂自己,也娛樂心情,讓自己的日子過得沒有那麽難受。

今天想說的故事,跟一起兇殺案有關係,我們把場景拉到日本去,因爲我看到的一樣是日本短片。

月見加奈是一個年約25嵗的單身女子,隻身居住在東京某公寓裏頭。

加奈平時下班后都喜歡跟自己的同事到外面喝上幾杯,聊聊心事,事情發生的這一個晚上也一樣,加奈跟同事喝得酩酊大醉地,準備搭電梯回到自己處所去,電梯門一開,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從電梯匆忙地沖出來,撞到了幾乎昏厥過去的加奈。

“笨蛋!”加奈很不服氣的大罵,因爲那個男子跑得很匆忙,加奈並沒有把對方的樣子看清楚。

第二天,加奈從電視上面看到了自己居住的公寓發生了兇殺案,死者就是自己隔壁家,也是單身的木村菜菜子。

“太可怕了吧!”加奈也是單身獨居女子,不免爲了自己安危感到擔憂。

這是,門鈴響了....加奈從裏面的探測洞看到外面站著的是一位警察,於是把門打開。
“請問你是月見小姐嗎?”對方問。加奈點點頭。
“是這樣的,這裡剛剛發生了兇殺案,我想知道,你有沒有發現可疑的人物,還是你有看到兇手的樣子?”

加奈想了想....似乎想不出什麽事情來,於是向警察說,沒有。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這個警察每天都到訪加奈的家,每天都詢問加奈是不是記得有可疑的人物出現,還是兇手的樣子,是不是有什麽頭緒。但是每一次,加奈都說不記得,沒看見。

一天,加奈看見電視新聞,新聞又在播出追捕兇手的通告,這個通告反而讓加奈想起那天她喝醉了酒,一個黑衣男子把她撞倒的那一幕。

“難道....會是他??”加奈遲疑了一會兒......

好吧!明天就打電話報警!

第二天,儅加奈準備報警的時候,電視播出了那天兇殺案的兇手已經被抓到了,加奈仔細一看,兇手竟然是每天都來詢問她是不是記得兇手樣子的那位警察!!

如果說,當時加奈坦白對那位警察說出自己喝醉的那天被一位可疑的男子撞倒,並且還記得一些蛛絲馬跡,今天被殺死的,是不是自己呢??

9 則留言:

J.O 提到...

先做这再慢慢看故事:lol:
那你这个是布丁蛋糕??

仙子 提到...

我是以這個基礎來做,但是還不能成功。

Canary 提到...

味道如何??是分蛋法吗?

仙子 提到...

味道綿密,但是不夠蓬鬆。
對,分蛋。

J.O 提到...

加油哦~再接再厉^^

匿名 提到...

waisee,

香橙蛋糕表面看起來有點焦,新烤箱的火候還沒掌握到嗎?

你的故事寫得很不錯,我都很喜歡讀,加油,我會常來棒場的。

kyhisme

仙子 提到...

東,謝謝。

Kyhisme,就是....第一次用,沒想到還是有些生疏。呵呵呵。

may 提到...

你好犀利哦。。写的一大篇文章,我?就不行了,因为华语不好嘛。。现在也算厉害了。。哈哈。

仙子 提到...

May,我只是閑來無事而已。
而且寫作也要看心情呢~~呵呵呵!

張貼留言

歡迎提出您的意見還有建議,並不吝嗇地給我支持,讓我能夠繼續下去。
100%の純粋な手製、添加がありません